文章内容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服饰新闻 >

他们又把队伍转移到了售楼处和民政局前

来源:浙江艾伦服饰有限公司    时间:2018-07-11    点击:

 
  而对于整日焦虑的中产来说,他们炒股炒房炒p2p,看起来是赌博,本质上却是绝望。他们最恐怖的事情就是:那辆时代的列车已经拉响汽笛,车轮开始缓缓滚动,自己却连一个站票都没买到,如果不疯狂抓住一切机会奋力一跃,又能如何?
 
  1992年8月,120万人拿着370万张身份证涌入深圳,疯抢新股认购证;1993年2月,疯狂的炒家涌入海南炒房炒地,600多万人口的海南省一度有2万家地产公司;2007年8月,追赶牛市的人群在券商营业部前排起了长队,而在几年之后,他们又把队伍转移到了售楼处和民政局前。
 
  这一幕幕的疯狂和绝望,拼出了国人赌性所滋养出的全部图景:底层赌命,中产赌财,富豪赌国。中国投机史里所有的崛起与毁灭,都在这十二个字中出没。上海解放后,位于福煦路181号的大赌场早改头换面,门口的这条以协约国元帅命名的马路,被这座城市的新主人改成了充满革命色彩的延安中路,而这座曾经可以白吃白喝白吸的花园洋楼,也变成一家人均消费五百的本帮菜馆,茶水收费,停车要钱。
 
  沿着门口车流如梭的延安中路向东驶去,不久便可抵达黄浦江畔,在对岸陆家嘴恢宏的建筑群中,一栋外面是银白色的钢筋骨架、中间却是四方镂空的大厦依稀可辨。有人说这栋建筑像凯旋门,但更多人觉得它像一枚被网兜套住的方形铜钱,这便是上海证券交易所。
 
  大陆在1949-1978年期间,大赌小赌都几乎完全销声匿迹。但那种“命不由己”的恐慌,却并没有削减丝毫半分,反而在建国后一场场的运动中,进一步浸透中国人的灵魂与骨血之中。工农业剪刀差下的农民,十年浩劫里的知识分子,上山下乡里的知青,国企改革中的下岗工人,他们感触最深。
 
  在这种背景下,中国人骨子里的赌性,一旦宣泄,便是喷涌的火山。精明的友邻嗅到了这股澎湃的赌欲,朝鲜的罗先市、缅甸的迈扎央,韩国的济州岛,俄罗斯的阿穆尔,围着中国开了一溜儿赌场,甚至有媒体戏称“赌场围剿中国”。而近水楼台的澳门,2017年的博彩收入已经接近拉斯维加斯的5倍(332亿美元 vs。 71亿美元)。
 
  但是出境毕竟繁琐,寻找到市井平民也能参与的玩法,才是群众们的当务之急。早在民国时代,流氓赌棍们在设计一种新式赌博方法时,就总结出一套经验,即就是好的赌法,通常必须具备四个特点。
 
  


上一篇:会不断给观众制造惊喜或者惊吓    |   下一篇:调控脂肪生成和胰岛素敏感性的关键转录因子则有所升高了
Copyright 2001-2016 浙江艾伦服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